父母閱讀 家長課堂

趙旭:我是這樣做一個讓孩子迷戀的語文老師

語文老師 趙旭 太原十二中 未知/陽光 2019-08-21   次瀏覽



我叫趙旭,是一名高中語文老師,教書十五年。

 

十五年來我參加過大大小小許多論壇,聽到最多的聲音就是“為什么孩子們就不喜歡學語文呢?”面對這一困惑,孩子們說,我不愛語文,不是我的問題;專家們說,你不愛語文,不是語文的問題。既然都不是他們的問題,那只能是我們語文老師的問題了。所以當語文老師真的很難,尤其現在是“大語文”了,越是“大語文”,越容易反襯出“小老師”;語文越多姿多彩,越容易反襯出語文老師的單調蒼白。而且這種蒼白,時間久了,自己都覺察不到了。

 

我曾經聽過這么一堂課,那位老師講的是《陳情表》,在課堂上老師告訴孩子們:讀《陳情表》不為之落淚者,乃不孝也。于是我們很認真的聽完全堂課,卻沒發現這位老師有任何落淚的跡象……這是在給自己挖坑嗎?為什么我們不愿把真情帶入課堂了呢?大概是我們忘記了初心,我們自己就把語文變“小”了。

 

所以,想讓孩子們愛上語文,先要做一個讓孩子們愛上的語文老師,把“小語文”變回“大語文”。

 

怎么才能把語文變“大”???是把體育課都占領了嗎?要知道語文課自身都難保了。我親眼看到,打了上課鈴,孩子們向教室狂奔,突然其中一人說:不用急,這節課上語文。于是大家不約而同勝似閑庭信步蕩回教室。

 

試想這節課如果是數學呢?遲到五分鐘,可能后面四十分鐘都聽不懂了,但語文沒關系,你講的李白杜甫,我查一下馬上知道啊,我們千萬不要成為一個可以被百度取代的老師,要給每一堂課烙上自己的印記,你百度一首詩只能懂一首,你的知識沒有系統化,而我有!我會告訴你唐詩是個大舞臺,首先登臺的是四大才子,人稱“初唐四杰”,其中王勃為其代表,高唱著“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”顯示大唐氣度,他身后一位叫陳子昂的喃喃自語:“我好擔心,這種大唐氣度會轉瞬即逝,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”,這時遠方傳來噠噠的馬蹄聲,王昌齡飛身下馬,“放心吧兄弟,有我們這幫不破樓蘭終不還的熱血男兒在,保大唐萬世永昌”,獨坐幽篁里的王維,一邊彈著古琴,一遍應和這位邊塞詩人“是啊,我也見過那邊塞奇異的風光,我看過沙漠里下暴雨,我見過長河落日圓……”這時有人打斷王維,“那么請問,你見過黃河之水天上來嗎?”不愿摧眉折腰事權貴的詩仙李白完美的詮釋了盛唐子民的傲嬌。躲在詩仙背后的是愁眉苦臉的詩圣,為什么杜甫總是在發愁,八年安史之亂,人家一年沒落,全趕上了,所以才能吟出那句“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的家國情懷,我們的大唐就這樣完了嗎?中唐青年白居易表示不服,我相信“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!然而流水落花春去也,晚唐鐘聲到客船,最后一個登臺的是李商隱,他搖頭嘆息“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啊”想知道這些詩人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嗎?想探尋詩歌發展的規律嗎?想學一首就懂一百首嗎?語文課不能遲到??!

 

把語文課上成波瀾壯闊的文學史真的很過癮,但真的也很考驗老師的積累,我剛工作的時候,自己都沒懂莊子,就要站在臺上給學生講《莊子》,你知道那種尷尬嗎?所以我講的《秋水篇》,學生記住了河伯;我講“庖丁”,學生記住了那頭“牛”;我講《逍遙游》,學生依稀記得有一只大鳥……總之和莊子沒任何關系!后來我讀過了《莊子》全本,才知道自己當年教學是多么的淺薄,沒有任何的鋪墊就要把學生帶上九萬里的高空,這樣的教學一定是架空的,新教改懲罰那些假讀書的學生,同樣也要淘汰不讀書的老師。

 

語文老師不僅要多積累知識,傳授給學生,還要做人家的人生導師。西方人在課堂里學知識,在教堂里學精神,中國把這兩項任務都交給了語文老師,語文就是中國人的信仰。前不久金庸先生去世了,我很難過,可以毫不夸張的說,他是第一個讓我感到文化自信的人,在我沒上學的時候就在電視上看先生的武俠片了,那時候覺著我們經濟也比不上西方,科技也比不上西方,但是我們有功夫??!我們有大俠??!后來上學了才發現我們不僅有大俠,還有大師,他們留給我們那么多經典,我們做語文老師的就是要為往圣繼絕學??!所以新版部編教材一下增加了那么多經典篇目,但學生得知后,不是歡呼雀躍,而是一片嘩然,“又要背那么多??!”

 

其實不是孩子們不愛讀書,而是沒有人告訴他們這些書里有多少他們渴求的營養,經我指點迷津后,曾經最不愛學語文的學生在數學課上偷看起了《紅樓夢》,數學老師崩潰了,“我教了這么多年書,從來都是別的課上刷我的數學題,今天怎么反了!”他感覺自己受到奇恥大辱,我安慰他:是啊,這就是“大語文”的魅力啊。我堅信每個人體內都有一枚文化基因,語文老師就是這枚文化基因的喚醒人,而不要做扼殺者。我的一名同事對他的學生講,誰把網絡小說帶到教室,我就給他燒了,我說你這不是在焚書啊,是在坑儒??!你埋掉的是一個少年對文學的熱愛啊,所有的網絡小說都不好嗎?需要有多深的文學功底才能寫出《明朝那些事兒》這樣的網絡小說???所以我們不要急于去“堵”,而要去正確引導,甚至大膽開辟新課堂,我斷言大語文,一定是大課堂,這也是我創辦“語文可以這樣學”這一公眾號的初衷之一。全世界什么人最多,網民啊,全世界家長什么抱怨聲最多,孩子放不下手機,既然放不下,為什么不占領它?我們腦子里這款“教育理念”的APP也該升級了!在我的課堂上,學生可以新聞聯播,也可以新浪微博,可以圓桌派,也可以奇葩說,甚至可以唱嘻哈,但歌詞我來定,最好四書五經,你能想象我第一次聽到孩子們用rap的形式唱出“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那種驚喜嗎?這叫什么?這就叫“經典詠流傳”!

 

文化是教育源頭,教科書就浸潤在這片“活水”之中,只有老師擁有了大語文的觀念,我們這本教科書,才會幻化為博爾赫斯筆下的“沙之書”,在無盡的知識海洋里,我們引領著孩子們一起魚翔淺底,競自由。

版權所有

色婷婷一区二区三区久久午夜成人,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另类,国产私拍福利精品视频推出,美国高清无码一级